Discover your dream Career
For Recruiters

我把自己的 Tesla 變為 Uber,以助建立自己的香港金融科技公司

我的香港金融科技初創公司 Heycoins 正日益受人關注。現在,我們聘請了 15 名員工,而且正計劃把服務擴展至中國、新加坡、泰國和馬來西亞。我們原有的產品是一個能夠把硬幣轉換成數碼貨幣的「神沙機」網絡,但除此以外,我們亦已著手研究其他新產品,並計劃推出其他網上服務。

然而,我們並非一直順風順水。就在 18 個月前,即 2017 年中,我們甚至無法支付合夥人(包括我自己)的薪酬。當時我們正處於把公司發展成可行企業的關鍵階段,我甚至要全職投入該項目中。不過,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我無法負擔得起香港如此昂貴的生活費。

在該數個月內,有甚麼方法可讓我一邊賺取金錢,一邊專注於公司的工作?在偶然之下,我為該短期(但非常重要)的問題找到了可行的解決方法。我的朋友擁有一輛 Tesla Model S,當時他希望把它出售,但一直找不到買家。由於大部分時間它只放於車房內,我便問他能否在晚上借它一用……並以 Uber 司機的身分駕著它在香港四處走。

我的計劃在財務上取得成功。在 2017 年的大約六個月間,每星期有四個晚上(星期一至四)我成為了 Uber 司機。每次值班六小時,我大約可賺取 2 千港元的工資,這不是大數目,但足以讓我賺取足夠生活費來追求我的金融科技夢。在完成 Heycoins 的工作並吃過晚飯後,我大約在晚上 6 時半開始工作。那個時候仍屬香港的繁忙時間,因此是載客的最佳時機。我一般會於大約凌晨 12 時半或 1 時停止載客。

然而,成為 Uber 司機不單助我度過財務上的艱難時期,還無意間幫助我的業務計劃。由於我駕駛 Tesla,一般會接載 UberBLACK 客戶(能夠多付一點以乘搭高檔車的乘客)。當中不少客戶任職於金融業或其他專業,有些甚至正在營運自己的初創公司。他們大多都樂意聆聽我公司的故事,並對我提供建議。

如是者,我一邊當司機賺取報酬,一邊獲取免費商業意見。當我問他們會否使用我公司的產品時,所得的答案偏向兩極。有些人堅持不會走近服務站,原因是他們從不攜帶現金,其他人則表示他們每日都會使用服務站,把煩人的硬幣數碼化。

在從 Uber 經驗獲得的意見中,能夠真正幫助我的一點是確立對象客戶和市場推廣。例如,在中環接載數名銀行家後,我很快明白到,他們不會使用我公司的服務(即使他們大部分人都認同該商業想法)。經過六個月的載客和閒談,我比從前更了解我公司的市場。

我在香港當 Uber 司機有沒有任何不快的經驗?沒有,或許這是由於我不會在星期五或六的晚上載客,從而避過醉酒人士。或許您也想像得到,此工作的主要缺點是在該六個月後我變得十分疲累。經過整日辛勞的工作後再當 Uber 司機,實在難以長期維持下去,但是這樣做能夠幫助我的公司業務得以順利開展,所以我沒有一絲後悔。

Eddie Rong 是 Heycoins 的行政總裁。

Image credit: Sjo, Getty

author-card-avatar
AUTHORSimon Mortlock Content Manager

Sign up to Morning Coffee!

Coffee mug

The essential daily roundup of news and analysis read by everyone from senior bankers and traders to new recruits.

Boost your career

Find thousands of job opportunities by signing up to eFinancialCareers today.
Recommended Articles
Latest Jobs

Sign up to Morning Coffee!

Coffee mug

The essential daily roundup of news and analysis read by everyone from senior bankers and traders to new recru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