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開了 Google 而加入金融業。現在,我會穿鞋上班

eFC logo
我離開了 Google 而加入金融業。現在,我會穿鞋上班

去年,我離開了位於加州的 Google,當時我的年薪約為 20 萬美元。Google 並非總是如您所想般給予員工高薪。現在,我在紐約的一間基金管理公司工作。

當您離開 Google 而加入金融業時,您將會面對文化衝擊。在紐約,人們走路走得更快,說話亦說得更快。Google 的工作環境比較隨意。在 Google,我會赤著腳上班,有些同事甚至會身穿睡衣來上班,Google 還會把我們叫到葡萄園或迪士尼樂園開會。

不過,Google 的工作思維比較狹隘。那裡所用的技術大多由內部研發。在 Google 工作了多年的人,看起來就像天才一樣,因他們掌握公司的技術。然而,一旦談到 Google 以外所用的行業標準技術,他們甚至完全未曾聽過。

Google 擁有自己的架構體系,做事必須深思熟慮。工作進度十分緩慢,每每都要經過精密設計的程序。在 Google 所提交的所有代碼都會經過審核,公司亦設有基礎架構來追蹤所有變動,結果會拖慢工作進度。

在新的基金公司,我的生活有重大轉變,我開始穿鞋上班。我每天主要從事軟件研發的工作,由於要從頭做起,我在一星期內所寫的代碼,或許比在 Google 兩年所寫的還要多。我服務的用戶近在咫尺,因我正為同一間辦公室內一小群的交易員編寫程式。

有時候,我會為現時擁有如此多的自由和如此少的檢查而感到害怕。在 Google,我只負責非常大型項目的其中一小部份。在這間基金公司,整套自動化交易策略都是由我從頭至尾一手建立。

Google 明白風險的重要性。他們有最頂尖的網絡保安人才,日夜研究和應對攻擊保安系統的各種新方法。Google 持續成為駭客團體和國家行為者的攻擊目標。在這裡,我們會把網絡保安外判至資訊科技公司,並向他們繳付月費。

Google 的工作亦相當沉悶。那裡經常開會,連決定團隊名稱都要多次開會,無時無刻都在開會。現在,我的交易員同事根本沒有時間不停開會。

Google 充滿辦公室政治。Google 的員工只埋首於關注度高的工作,他們會為自己完成的工作製作簡報並向上級展示,以此作為升職的理由。那些赤腳上班的 Google 員工會為極之微小的工作成果製作非常詳盡的簡報。他們會為小型的科技功能起一個浮誇的名字,並為其編寫大量說明書。然後,他們會在表現評核時提及這些說明書。

在金融業工作,獲利就是一切。只要能夠從交易中獲利,沒有人會理會辦公室政治、會議和各種分歧。這裡工作透明度高,令我耳目一新;我沒有絲毫後悔。

Daniel Combs 是假名。

Image credit: JHVEPhoto, Getty

Have a confidential story, tip, or comment you’d like to share? Email: smortlock@efinancialcareers.com or Telegram: @simonmortlock

We are on Telegram! Join us now 

Related articles

Close
Loading...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