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野浴缸派對已經過時:香港銀行從業員只想享受美食、遠足和購物的樂趣

eFC logo
狂野浴缸派對已經過時:香港銀行從業員只想享受美食、遠足和購物的樂趣

香港投行從業員和交易員一度以生活糜爛而臭名昭著,但是現時大部分人已經了放棄夜夜笙歌的生活方式。或許您仍會看見他們在蘭桂芳喝酒,或者在置地廣場購買百達翡麗 (Patek Phillippes) 手錶,但是您大概不會見到他們吸食可卡因或召妓。

香港曾以糜爛生活聞名,惡名於 2000 年代達到高峰,當時銀行從業員以年輕的西方男性為主,他們享有優厚的駐外薪酬和大筆分紅。這就是 John LeFevre 眼中的香港,他在金融危機前於花旗 (Citi) 工作,其後他更繪形繪聲地描寫了當時的工餘活動,從瘋狂吸毒和召妓到撞毀名貴跑車都有所提及。到了 2014 年,這種生活方式已開始逐漸消失,不過曾任職於美國銀行 (Bank of America) 的 Rurik Jutting 被法庭以謀殺罪定罪前,據說經常參加浴缸派對和吸食可卡因

與十年前甚或五年前的同業相比,現今的初級銀行從業員過著平淡得多的生活。曾任職交易員、現職為獵頭的 Matt Hoyle 說:「現時行內已甚少聘用那種玩世不恭的年輕駐外員工。」他補充,薪酬待遇在過去十年間急劇下跌,故此銀行從業員難以享受奢華生活。「與此同時,參加派對的成本卻在上升。現時,在 Dragon-I 酒吧點 1.5 公升伏特加酒,價錢比 10 年前翻了一倍。」

現時香港的投行聘用更多二十多歲的本地人和內地人,原因是中國在地區交易活動方面逐漸處於主導的角色。剛於兩年前在香港以畢業生身分加入匯豐銀行 (HSBC) 的中國銀行從業員表示:「基於這種趨勢,銀行業的文化已變得非常中國化,我甚至難以想像過去那種瘋狂的生活方式。我的上司發牢騷表示,他的分析員生涯十分瘋狂,每每工作至凌晨 2 時,到酒吧喝酒至凌晨 5 時,然後在只有數小時睡眠下返回辦公室。不過,這種情況現已十分罕見。」

現今的初級銀行從業員仍會與同事和客戶於下班後喝酒,但沒有從前般頻密。一名在中資銀行工作的分析員表示:「香港銀行業的舊有西式文化不只著重工作,還強調盡情吃喝玩樂。那些人每星期可出外喝酒四次,有時甚至五次。中式的喝酒文化則截然不同,如果能夠在公司晚會上喝得多,便可給團隊夥伴留下好印象。不過,只要我想的話,我也可以在適當時候間中喝一喝。」

既然香港銀行從業員沒有從前般經常參與派對,他們花錢於哪些地方?駐香港的金融專才 Matt Huang 表示:「現在,他們傾向把薪金花在昂貴名錶,以及為獨居公寓添置名牌餐桌。」

該名投行分析員表示,他的週末活動相對平淡,一般只會打籃球、購物、遠足和出外用膳。該名匯豐銀行員工說:「我在星期一至四都工作至午夜,只會偶爾在星期五晚的優惠時段到酒吧喝一兩杯。」

現今的初級銀行從業員選擇過著低調的生活或許正合時宜。獵頭 Hoyle 表示,銀行的人力資源部會檢查年輕求職者的社交媒體檔案。「如果您仍然享受夜夜笙歌的生活,千萬不要將之貼滿 Facebook。」

Have a confidential story, tip, or comment you’d like to share? Email: smortlock@efinancialcareers.com or Telegram: @simonmortlock

Image credit: deimagine, Getty

Related articles

Close
Loading...
Loading...